收藏本页 | 设为主页 | 随便看看 | 手机版
产品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从花卉生产大国迈向产业强国 中国需要走多远?
    新闻中心
    从花卉生产大国迈向产业强国 中国需要走多远?
    发布时间:2015-02-13        浏览次数:98        返回列表
     中国是花卉生产大国,这是不争的事实——发展速度最快、生产规模世界第一,但大而不强也是中国花卉业发展的现实和亟待破解的难题。

      从花卉生产大国迈向产业强国,中国需要走多远?

      业界专家认为,通过与世界花卉强国横向对比,就会找到差距、找到空间,也会找到我们释放能量的办法和途径。

      品种不新,洋花远比土花香

      “我国的花卉新品种选育与花卉产业发展不相适应,主要商品花卉品种、栽培技术和资材等基本依赖进口。”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一致认为,“创新”能力不强,严重制约着我国花卉产业发展水平的提升,成为当前最为突出的问题。

      中华民族是一个爱花的民族,从古至今一直如此。特别是近年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家庭消费和日常消费逐步成为新的消费市场,人们对花卉的品种和质量变得越来越“挑剔”,要求推陈出新的节奏加快。当今市场,谁拥有新品种,谁就拥有市场。

      然而,纵览中国花卉市场,洋花品种琳琅满目,国产花卉却寥寥无几。

      2010年有媒体报道,我国引进的商品性花卉已有500多种、4000多个品种,约占荷兰与日本花卉目录刊载品种的80%。丰富的种质资源本应是我国的一大优势,但为何花卉生产企业要去养别人的“孩子”?

      作为花卉界的资深专家、北京林业大学副校长张启翔无奈地表示:“我国自主研发的整体实力相对薄弱,品种培育周期长、风险大,迫使以赢利为主要目的的企业知难而退。”

      开发新品种是个长期投入、回报无期的漫长过程,还须承受巨额投入后育种失败的巨大风险。即使育种成功,还将面临不被市场接受或快速被更替的风险。就以育种周期最短的草本花卉为例,我国培育一个品种平均需要五六年,市场平均寿命却只有4个月。

      曾有企业先后投入四五千万元用于开展百合种球繁育国产化体系研究,最终因投入高、周期长等多种因素被迫放弃。至今,由于缺乏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品种,中国百合种球仍然依赖进口。

      与我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荷兰、美国、日本、德国等花卉业发达国家科研力量雄厚,基本掌控着世界消费市场的花卉新品种。

      有关统计显示,荷兰每年受理新品种申请1400多个,授权1000多个;德国每年受理1100多个,授权700多个;加拿大每年受理800多个,授权 550多个;日本到1997年底已授权花卉新品种8160个。而截至2014年7月,我国获得国家植物新品种权保护的观赏植物仅为692个。

      花卉强国用1年的时间轻松地把我国几十年的成果甩在了身后。如此一来,我国庞大的花卉消费市场话语权,长期掌握在花卉强国手中。

      自己的消费市场何时才能自己做主?中国花卉协会秘书长刘红表示,目前,我国正努力构建现代花卉产业发展扶持政策体系,希望各方面高度重视,给予更多的政策与资金支持,以有效保护我国的种质资源,加快提升自主品种创新的技术研发攻关能力。

      效益不高,商品不少精品不多

      曾有调查显示,我国用占世界1/3的花卉种植面积却只能生产出世界12%的产值。失衡的投入产出比,可以看出我国花卉单位面积的产值并不高。

      “我国生产技术和经营管理相对落后,专业化、标准化、规模化程度较低是主因,这一症结直接导致花卉产品质量得不到保证,国际竞争力缺乏。”从事花卉研究多年的中国农业大学教授赵梁军分析道。

      在某花木产业论坛上,国外专家展示的一组照片让在场的中国专家、企业家们十分惊讶。整整齐齐排列的花卉苗木大小、高矮甚至是树型都一模一样,如同“多胞胎”一般,这是严格标准化生产的产物。

      我国花卉80%以上的产品,都来源于花农经验型生产,“把苗子当菜种”已成为我国花卉生产普遍的现象。特别是种苗生产,基本处于小而散的家庭生产模式。在我国以中小型花卉企业居多,也存在着生产设施和技术装备薄弱问题,花卉生产作业主要依赖人工。

      与我国小农经济生产模式相比,世界花卉强国已基本实现了机械化、自动化、标准化生产。

      荷兰花卉采用温室栽培。在现代化的新型温室中,不仅湿度、温度、光照、施肥、喷药全部通过电脑控制,而且播种、移栽、采收、分级、包装等生产环节也全部实现了机械化、标准化作业。

      荷兰一家专业种植蝴蝶兰的公司只有50人,10公顷的自动化温室可实现年产成品花350万盆,相当于整个福建省蝴蝶兰成品花的年产量。

      “改变目前的局面,首先要实现规模化生产,加强技术研发、引进和推广;其次要完善标准,建立行业标准化体系;同时,要充分发挥示范带动作用,加大龙头企业扶持力度,进一步延伸产业链,提高产业效益。”赵梁军总结道。

      近年来,通过学习借鉴,我国花卉龙头企业正在逐渐引进现代化生产技术。截至2013年,我国花卉设施栽培面积已发展到13.35万公顷,温室面积达3.61万公顷。虽然占比不大,但是向好的趋势让人看到了希望。

      流通不畅,成本难降质量难升

      我国鲜切花采后流通中的损耗率通常在30%以上,远途运输的损耗率在40%以上,而发达国家的损耗率仅为2%左右。

      对比数据给出警示——发展花卉产业不能忽视花卉物流的发展。

      花卉是一种“娇气”的产品,流通过程中保质、保鲜十分重要。我国幅员辽阔,花卉生产分散,如果流通不畅,将掣肘产业发展。

      “流通不产生效益但会影响效益。以我国鲜切花为例,生产主要集中在云南、广东等西南部、南部,但消费市场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浙江等北方和沿海地区,运输半径大是现实问题,运输所造成的损失,最终得由花农和消费者共同买单。”赵梁军一语中的。

      鲜花作为特殊的鲜活产品,要想获得持续、快速、健康发展,必须依赖一个强大的物流体系,而且是专业的花卉物流体系。

      例证说明,凡是花卉产业强国,必是花卉物流强国。

      日本花卉流通是农协和拍卖市场的完美结合,约有95%的鲜切花和80%的盆花是通过完善的物流体系进行流通的。农户所产花卉按标准分级包装,并贴上自己的 特有标签,全部送到协会的物流中心进行等级检查,再由中心将达标产品统一送到市场销售。售后货款由物流中心按照标签和销售清单与农户结算,中心只提取销售 额的1.8%作为处理费。

      我国虽拥有花卉市场3276个,花卉物流也初具雏形。但是,市场专业化程度低,物流体系不健全。日本的经验十分适用于我国目前小生产、大流通的现状,既能使农户的专业化生产、市场销售都得到保障,又能降低运行成本、提高效率。

      目前,我国要加快制订运输环节的各种标准,构建花卉产品运输的全程冷链系统,加大市场流通网络建设的支持力度,同时,还需积极争取相关部门支持,简化审批程序、提高通关速度。

      中国花卉协会会长江泽慧指出,品种、技术和物流,是花卉产业发展的关键。虽然我国与花卉强国存在一定的差距,却也代表我国发展的巨大空间。随着美丽中国的建设,花卉产业必定会引起更多的重视,获得更大的支持,实现更快的发展。

      [转自 武汉花卉博览园]